主页 > J生活书 >找文坛大大挂名、找冏星人说书──古人怎幺办新书发表会? >

找文坛大大挂名、找冏星人说书──古人怎幺办新书发表会?

找文坛大大挂名、找冏星人说书──古人怎幺办新书发表会?

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,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。更靠近一点看,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,有时嘴砲唬烂、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。

上星期我有机会跑去台北国际书展,发表自己的新书《来乱》,除了趁机作乱一发,也在发表会和听众分享了古代的新书发表会实况(最好古代也有新书发表会啦)。

说真的,汉代以前的竹简时代,书要大量複製非常困难耗时,但相对于现在卖不掉的书在仓储佔库存,或被销毁打成纸浆,在竹简时代焚书毁书却相对容易。大家都知道秦始皇焚书坑儒,但这只是第一次焚书,除了医药、卜筮、种树等书,博士官学仍藏于中央密府,尔后项羽入咸阳火烧阿房宫,造成大部分文献损失,于是有了两汉的今古文之争。后来史学家将秦汉中间的文明知识断层,全统称之为「秦火」。

各位就算并非从事出版,大概也听说过台湾这几年书市萧条,读者衰退,出版业陷入寒冬,也正因为如此新书出版更必须求曝光,搏版面,抢露出。但就我所见的文献,两汉经学昌明时代,在官学的大传统之下,文士好像还没有如此焦虑。司马迁在〈报任少卿书〉中提到,他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宫刑(没有好吗?),发愤着书,以成《史记》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。

他自己期许《史记》这本书「藏之名山,传之其人,通邑大都」。过去对于「名山」这个词解释不一,但确定不是什幺五岳或黄山。有一说「名山」指的是君王藏书阁,又一说认为指司马迁私宅。总之我们悲摧的司马迁大大认为《史记》这本以分身换来的神书,自然可以流传,不必找行销露出宣传,办啥新书发表会(因为他也没有可以露出的了)(我来乱)。

但这样的焦虑到了六朝似乎开始明显。受到《典论.论文》「文章乃经国之大业」、「未若文章之无穷」的激励,许多士人开始着述希望成一家言。这时有个刻苦学霸宝宝左思出现了。据说左思〈三都赋〉写了整整十年,是真的十年都在写,根据本传他「门庭藩溷皆置纸笔」,门庭就是大门客厅,「藩」指围墙、「溷」指厕所,真的是连蹲马桶都在构思〈三都赋〉,有点拚过头了,我只能说葛格母汤喔,这样可能会引发直肠外科的疾患。

结果是,登愣,〈三都赋〉呕心沥血完成,大家根本不重视。《晋书》说:

及赋成,时人未之重。(左)思自以其作不谢班(固)、张(衡),恐以人废言,安定皇甫谧有高誉,思造而示之。谧称善,为其赋序:⋯⋯

以上这段告诉我们,左思大概是第一个想到找文坛大咖为他写推荐序的神人。找皇甫谧写推荐序了之后,当时文坛领袖张华也参与挂名推荐:

司空张华见而叹曰:「班、张之流也,使读之者尽而有余,久而更新。」于是豪贵之家竞相传写,洛阳为之纸贵。(《晋书.文苑传》)

看看,在当时的司空张华称讚之下,〈三都赋〉成了与班固、张衡并称的神文,这就是在贵圈有朋友和没朋友的差别。而「洛阳纸贵」这个成语也正式被创造出来,用来指畅销作家。但事实上左思与他的〈三都赋〉如果没有皇甫谧、张华两位大大的推荐,很可能会湮灭于文学史洪流之中。

另外一个对作者或出版社行销来说的难点,在于如何寻觅不太熟稔的文坛大老推荐。而古典时期第一个遭遇到这个问题的,大概是我们之前介绍过,因为作梦梦到孔子而决定继承志业写出《文心雕龙》的刘勰。由于六朝是门阀政治,刘勰少年家贫还因此未能婚娶,显然没机会认识什幺文坛领袖。而当时最重要、动见观瞻的文坛核心,就是身仕三朝的沈约大大。

或许沈约在我们国文课本上知名度不高,但他除了称讚过谢朓诗,让小谢从此跃上文学史经典,更阐明四声八病,而这样的声律说成为尔后唐朝律诗的重要规範,进而创生出唐诗的高峰。为了跪求这样的大大推荐,刘勰竟然玩变装搞cosplay,装成摆地摊的,跑到沈约家门口堵人:

(书)既成,未为时流所称。(刘)勰自重其文,欲取定于沈约。约时贵盛,无由自达,乃负其书,候约出,干之于车前,状若货鬻者。约便命取读,大重之。谓为深得文理,常陈诸几案。(《梁书.刘勰传》)

后来结果就是好险不是沈约问号脸,沈约读了《文心雕龙》比讚比爱心,经常将这书放自己书桌上,因此刘勰的新书发表会根本不用办了,光靠沈约的声量洗流量狂露出,文坛就开始重视到这本书。当然,我们现在扮成送结缘书的,看到文坛大老本尊就冲上去送书,效果可能不大,还会害老师们吓到吃手手,所以并不建议各位现在还用这招。

从文学史的兴衰来看,沈约大大对于刘勰《文心雕龙》的意义,可能就像冏星人说书,让一本书终于有机会被看到,于是乎我现在也能在大学开这门课混口饭吃,苟延残喘。只能说感恩沈约讚叹沈约,从以前到现在,求曝光抢声量刷存在感的事似乎没有少过,我们或许也会担心反面来想,是否也有许多好书就此灰飞烟灭?下回我将继续介绍古代几次大规模烧毁、消库存的故事,还请爱书人藏书家防雷慎入。

J生活书 549℃ 43评论

找文坛大大挂名、找冏星人说书──古人怎幺办新书发表会?

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,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。更靠近一点看,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,有时嘴砲唬烂、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。

上星期我有机会跑去台北国际书展,发表自己的新书《来乱》,除了趁机作乱一发,也在发表会和听众分享了古代的新书发表会实况(最好古代也有新书发表会啦)。

说真的,汉代以前的竹简时代,书要大量複製非常困难耗时,但相对于现在卖不掉的书在仓储佔库存,或被销毁打成纸浆,在竹简时代焚书毁书却相对容易。大家都知道秦始皇焚书坑儒,但这只是第一次焚书,除了医药、卜筮、种树等书,博士官学仍藏于中央密府,尔后项羽入咸阳火烧阿房宫,造成大部分文献损失,于是有了两汉的今古文之争。后来史学家将秦汉中间的文明知识断层,全统称之为「秦火」。

各位就算并非从事出版,大概也听说过台湾这几年书市萧条,读者衰退,出版业陷入寒冬,也正因为如此新书出版更必须求曝光,搏版面,抢露出。但就我所见的文献,两汉经学昌明时代,在官学的大传统之下,文士好像还没有如此焦虑。司马迁在〈报任少卿书〉中提到,他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宫刑(没有好吗?),发愤着书,以成《史记》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。

他自己期许《史记》这本书「藏之名山,传之其人,通邑大都」。过去对于「名山」这个词解释不一,但确定不是什幺五岳或黄山。有一说「名山」指的是君王藏书阁,又一说认为指司马迁私宅。总之我们悲摧的司马迁大大认为《史记》这本以分身换来的神书,自然可以流传,不必找行销露出宣传,办啥新书发表会(因为他也没有可以露出的了)(我来乱)。

但这样的焦虑到了六朝似乎开始明显。受到《典论.论文》「文章乃经国之大业」、「未若文章之无穷」的激励,许多士人开始着述希望成一家言。这时有个刻苦学霸宝宝左思出现了。据说左思〈三都赋〉写了整整十年,是真的十年都在写,根据本传他「门庭藩溷皆置纸笔」,门庭就是大门客厅,「藩」指围墙、「溷」指厕所,真的是连蹲马桶都在构思〈三都赋〉,有点拚过头了,我只能说葛格母汤喔,这样可能会引发直肠外科的疾患。

结果是,登愣,〈三都赋〉呕心沥血完成,大家根本不重视。《晋书》说:

及赋成,时人未之重。(左)思自以其作不谢班(固)、张(衡),恐以人废言,安定皇甫谧有高誉,思造而示之。谧称善,为其赋序:⋯⋯

以上这段告诉我们,左思大概是第一个想到找文坛大咖为他写推荐序的神人。找皇甫谧写推荐序了之后,当时文坛领袖张华也参与挂名推荐:

司空张华见而叹曰:「班、张之流也,使读之者尽而有余,久而更新。」于是豪贵之家竞相传写,洛阳为之纸贵。(《晋书.文苑传》)

看看,在当时的司空张华称讚之下,〈三都赋〉成了与班固、张衡并称的神文,这就是在贵圈有朋友和没朋友的差别。而「洛阳纸贵」这个成语也正式被创造出来,用来指畅销作家。但事实上左思与他的〈三都赋〉如果没有皇甫谧、张华两位大大的推荐,很可能会湮灭于文学史洪流之中。

另外一个对作者或出版社行销来说的难点,在于如何寻觅不太熟稔的文坛大老推荐。而古典时期第一个遭遇到这个问题的,大概是我们之前介绍过,因为作梦梦到孔子而决定继承志业写出《文心雕龙》的刘勰。由于六朝是门阀政治,刘勰少年家贫还因此未能婚娶,显然没机会认识什幺文坛领袖。而当时最重要、动见观瞻的文坛核心,就是身仕三朝的沈约大大。

或许沈约在我们国文课本上知名度不高,但他除了称讚过谢朓诗,让小谢从此跃上文学史经典,更阐明四声八病,而这样的声律说成为尔后唐朝律诗的重要规範,进而创生出唐诗的高峰。为了跪求这样的大大推荐,刘勰竟然玩变装搞cosplay,装成摆地摊的,跑到沈约家门口堵人:

(书)既成,未为时流所称。(刘)勰自重其文,欲取定于沈约。约时贵盛,无由自达,乃负其书,候约出,干之于车前,状若货鬻者。约便命取读,大重之。谓为深得文理,常陈诸几案。(《梁书.刘勰传》)

后来结果就是好险不是沈约问号脸,沈约读了《文心雕龙》比讚比爱心,经常将这书放自己书桌上,因此刘勰的新书发表会根本不用办了,光靠沈约的声量洗流量狂露出,文坛就开始重视到这本书。当然,我们现在扮成送结缘书的,看到文坛大老本尊就冲上去送书,效果可能不大,还会害老师们吓到吃手手,所以并不建议各位现在还用这招。

从文学史的兴衰来看,沈约大大对于刘勰《文心雕龙》的意义,可能就像冏星人说书,让一本书终于有机会被看到,于是乎我现在也能在大学开这门课混口饭吃,苟延残喘。只能说感恩沈约讚叹沈约,从以前到现在,求曝光抢声量刷存在感的事似乎没有少过,我们或许也会担心反面来想,是否也有许多好书就此灰飞烟灭?下回我将继续介绍古代几次大规模烧毁、消库存的故事,还请爱书人藏书家防雷慎入。

热门产品